漫說乙肝病毒的前世、今生與來世

發佈時間:2021年04月22日 點擊數:

 

 

乙型肝炎病毒的前世

—舒適安逸 繁衍驚人—

 

我們很早很早就存在於地球
早到人類一直未探尋到我們的起源
儘管在病毒性肝炎五毒裏排行老二
但我們對人體的影響力
超超超超超超級大
不知何時
我們的祖先發現了人體內
有非常適合繁衍後代的天堂——肝臟
從此,我們的首要任務
就是進入人體
繁衍後代
我們的外膜蛋白
擁有打開肝細胞大門的能力
能順利進入肝細胞漿中釋放出核衣殼
 
核衣殼在覈心蛋白覈定位信號的作用下
潛入肝細胞核中釋放出病毒基因組
形成基因複製模板cccDNA
cccDNA又可轉錄出多種mRNA
mRNA再與核心蛋白、聚合酶相結合
最終形成我們的娃—HBV
一轉眼
我們成千上萬個娃繁殖成功
娃娃們出來之後
又開始尋找新的肝細胞再生娃
這就是我們在肝臟內的繁衍過程
人類稱之爲病毒複製
當我們繁衍到一定數量時
人體免疫細胞開始察覺到我們的存在
派大軍前來攻打我們
但免疫細胞沒有能力
單獨將我們從肝細胞中拉出來幹掉
只能秉着錯殺一千不放過一個的原則
開始在肝臟內對
疑似有我們的肝細胞大開殺戒
通常在沒有外界力量的幫助下
免疫細胞很難打敗我們
我們雙方就會持續不停開戰
而肝臟則會在我們的戰爭中
被一次次傷害
 
擁有自我修復能力的肝臟
常常獨自不聲不響的
修復戰事帶來的創傷
但再強的再生能力
也比不上我們繁衍的速度
再快的自我修復
也經受不了我們曠日持久的廝殺
有時只需幾個月
一顆好好的肝臟
被我們折磨得又小又硬
人們稱爲“肝硬化”
過不了多久有些肝臟
還會發生癌變
漸漸的
肝"幹"不動了
功能逐漸衰竭
人類悲慘的死去
之前
人類對我們的
模樣與繁殖模式一無所知
我們的前世在人體內活得相當舒適
我們的繁衍以驚人速度增長
……
 
乙肝病毒的今生
—命運衰落 傷亡慘重—
 
然而好景不長
不幸的事情發生了
 
1963年
澳大利亞科學家巴魯克.布隆伯格
在血清中發現了我們的外膜蛋白
1970年
我們身體的祕密又被人類完全破解
​從此
人類開始研發出
乙肝疫苗、干擾素、核苷(酸)類藥物等
多種武器對抗我們
讓我們今生的命運持續衰落
上世紀70年代
當時中國落後的醫療技術與衛生意識
我們得到了爆發式增長
據人類數據統計
1970~1990年間
中國乙肝病毒攜帶者逐漸達到1.2億人
每十人中就有一人感染乙肝
那時的中國
對治療乙肝的藥物特別渴求
 
   中国一家成立于1939年的制药企业   
   “药友”   
結合多項研究發現谷胱甘肽具有保護肝細胞膜
促進肝臟解毒、合成功能等多種作用
率先在國內進行谷胱甘肽產業化開發
1999年
“藥友”首家在國內生產上市
阿拓莫蘭®(注射用谷胱甘肽)
讓越來越多的慢性乙肝患者
通過直接補充體內缺乏的谷胱甘肽
幫助他們修復了我們攻佔的陣地
賦予了肝臟新的活力
 
2005年
“藥友”又推出了可以口服的
阿拓莫蘭®(谷胱甘肽片)
慢性乙肝患者不用再去醫院注射
增加了乙肝患者用藥的可及性
我們的生存空間又進一步被壓縮
 
隨着對我們的不斷研究
人類發現只要能切斷
cccDNA複製時所需聚合酶的活性
就能“餓死”我們
抑制我們的複製
1999年
英國GSK公司原研的
首個能抑制聚合酶活性的
核苷(酸)類藥物
賀普丁®(拉米夫定)在中國上市
從此開闢了NAs藥物對抗我們的新紀元
人類向我們丟下了一枚重磅炸彈
讓我們傷亡慘重
2019年
“藥友”自主研發的ANDA產品
慧潤®(恩替卡韋片)
獲得美國FDA批准,在美國上市
該產品是新一代的NAs藥物
可強效抑制我們的複製,安全性較好
已成爲各指南推薦打擊我們的一線用藥
​2020年
“藥友”富馬酸替諾福韋二吡呋酯片(TDF)
通過中國藥品一致性評價
該藥物殺傷力更大
還能打擊我們已修煉成耐藥的兄弟
同年
“藥友”挑戰專利藥物
迪凱美®(甲苯磺酸索拉非尼片)獲批上市
該產品是一種新型多靶向性治療腫瘤的藥物
可用於治療無法手術或遠處轉移的肝癌患者
 
乙型肝炎病毒的來世
—可能命運未來的來世—
 
儘管這些突破性的藥物
不能完全消滅我們
但他們打擊威力一個比一個大
炸得我們心驚膽戰血肉橫飛
 
據我們的線人打探
“藥友”新一代NAs藥物
富馬酸丙酚替諾福韋片(TAF)呼之欲出
“藥友”首個治療肝癌的一類創新藥
已獲批開展Ⅰ期臨牀試驗
“藥友”正投入更多的科學家與資金
支持肝病領域藥物的研發
 
“藥友”不斷地向我們發出信號
“消滅乙型肝炎病毒,預防治療肝癌”
   这是“药友”这个企业对抗我们的决心    
   全世界还有更多   
   与“药友”志同道合的企业   
   为彻底消灭我们   
   正开展研究更多新型且可实现治愈的   
   乙肝与肝癌药品   
 
要問我們的來世如何
我們看到的是
可能沒有未來的來世
……